提示:请记住爱看书吧最新网址:lichegqy.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爱看书吧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月缚

戈民生8451万字5751人读过连载

《月缚》这间狭窄的小屋中再次回荡起震欲聋的枪声。乔迪诺一个扑身,头和肩膀向那个吓呆了的卫兵猛过去,将他死死地顶在硬邦邦的上,痛得他哇哇直叫。他瞥见那HK自动手枪在空中飞过,之后阿马鲁的双手便紧紧地捂住腹股沟呈蘑菇状扩散开的殷红血迹,他脸因恐惧和痛苦而扭曲变形,双圆睁,大张着嘴,却叫不出声来乔迪诺一拳打在卫兵的门牙上,顺手夺走了他手中的自动步枪。猛然转过身去,把枪口对准门外做好半蹲式的射击姿势。 这次香依没有尖叫,反而爬到房间的个角落里,坐在那儿一动也不动活像一尊蜡像,呆呆地盯着阿马溅到她裸露的双臂与两腿上的血。如果说她刚才吓坏了的话,现她则是惊得浑身僵硬,不知所措后来,她抬起头望着皮特,双唇闭,脸色苍白,金发上沾着点点迹。 罗杰斯也惊奇地盯着皮特。他从那双眼睛和一连串动物般巧迅捷的动作中认出了皮特。“就是潜入石灰岩洞的那个人吧?他茫然地说。 皮特点点头。“没错,正是我。” “我们还以为你现在仍待在那个洞里呢,”侬声音颤抖地说。 “爱德蒙·希拉里爵士(译注:爱德蒙·波西瓦尔·希拉里,纽西兰探险家和山家)也没有我强,”皮特诙谐地笑了笑,“我沿着石灰岩洞壁爬爬下,就像一只通人性的飞虫。他把吓傻了的阿马鲁推倒在地,佛这个恐怖分子是个走在人行道的醉鬼。随后,他伸手拍拍乔迪的肩膀。“艾尔,你可以放松一了。别的卫兵已经统统进天堂了” 乔迪诺笑了起来,嘴咧得很大,就像一座被扯开来的吊桥。把自动步枪扔到一边,抱住了皮。“老天”,我刚才还以为再也不到你这张古怪的脸了。” “都是你让我受了这么多罪,太让丢脸了。我离开你不到半个钟头你就惹出麻烦,并把我卷到一场地人的犯罪活动中。” “你为什么耽搁了这么长的时间?”乔诺不甘示弱地问,“我们几个小之前就盼着你来了。” “我没赶上车子。噢,对了,我的新奥良爵士乐队在哪儿呢?” “他们可不会演奏石灰岩洞进行曲。正经的吧,你到底是怎样爬上陡的岩壁,又穿越丛林找到我们的” “说真真的,这可不是件有趣的事。以后我们抽时间喝酒时聊。” “另外四个卫兵呢?你是怎么处置他们的?”皮特不屑顾地耸了耸肩。“他们的注意力分散,所以全都遭遇不幸,不是震荡就是头盖骨破裂。”他的脸严峻起来,“我碰上一个卫兵拖米勒博士的尸体走出大门。是谁死了他?” 乔迪诺朝阿马鲁点点头。“是我们这位朋友平白无地开枪打穿了他的心脏。也是这家伙把安全绳砍断,扔到你头上。” “那么,我就不必感到歉疚了。”皮特说着,朝阿马鲁瞪一眼,后者正用双手捂住腹股沟痛苦地呻吟着,却又不敢看一看己的伤究竟如何。“我知道,他经不能人道了,这使我非常快活他叫什么名字?” “他自称是图帕克·阿马鲁,”香侬回答说“这是最后一位印加国王的名字他用这个名字也许是为了引起山人的注意。” “那些秘鲁学生,”乔迪诺突然想起来,“他们赶到庙宇下面去了。” “我已经把他们救出来了。这些勇敢的子现在应该已经把那些游击队员绑好,留待政府当局赶来处置了” “他们不是游击队员,也算不上是忠心耿耿的革命者。他们一群打着‘阳光道路派’恐怖主旗帜到处招摇撞骗的职业文物窃。他们抢掠珍贵的文物;然后透国际黑市倾销。” “阿马鲁只是一个庞大组织中的最下级成员就像图腾柱的地基一样,”罗杰补充说,“他们的客户是一些赚高额利润的文物走私贩子。” “他们的口味很高,”皮特说,从我所观察到的情况来看,这里藏的贵重文物数量之多,足以满世界上半数博物馆和私人收藏家需求。” 香侬犹豫了片刻,然后走到皮特面前,张开双臂搂住的脖子,把他的头朝下一按,轻吻了一下他的嘴唇。 “是你救了我们的命,谢谢你。” “不能只吻一下,再来一下。”罗杰拍着皮特的手说道。此时,香侬然拥抱着皮特。 “这里面有许多侥幸因素。”皮特说,露出一常见的窘态。尽管香依没有化妆头发湿漉漉且黏糊糊的,黑色泳外面套着一件又破又脏的衬衫,上穿着一双极不协调的旅行皮靴但他仍觉得她极富性感魅力,十迷人。 “谢天谢地,你总算赶到这儿来了。”香侬说着,不禁了个寒颤。 “只可惜我来得太晚,没能救出米勒博士。” “他们把他拖到哪儿去了?”罗杰问。 “我是在庙宇大门口拦住那个拖尸体的家伙的。博士的尸躺在台阶上面的平台上。” 乔迪诺凝视着皮特,从头到脚打量他,注意到这位朋友的脸上和胳上有许多黑夜里穿越森林时所留的伤痕,觉得自己看到的是一位常了不起的男子汉,只是他的双已累得动弹不得了。“你这个样就像参加完三项全能比赛之后,头栽倒在铁丝网上一样。身为你私人高级医生,我建议你先休息个小时,然后再一起返回石灰岩营地。” “我的脸色看上去比我的实际情况要差一些,”皮特奋地说,“以后还有足够的时间瞌唾。目前的当务之急是,我再不想扮演‘森林泰山’那样的雄勇猛的角色了。我要搭乘下一班机离开这儿。” “真是疯了,”乔迪诺半开玩笑地咕哝道,“丛林中跑了几个小时之后,他变真够古怪的。” “你真的认为我们能从这儿飞出去吗?”香侬信半疑地问。 “绝对能,”皮特说,“这点我敢保证。” 罗杰斯瞪着他。“只有直升机才能入这个山谷。” 皮特咧嘴笑了起来。“我不会有其他办法的。想,阿马——或者随便他叫什么—怎样才能把他偷盗来的货物运沿海港口,再装船运往海外呢?得需要一个通讯系统,因此,这一定有发报机。我们不妨把它借,向外发出呼救信号。” 乔迪诺赞许地点点头。“说得有理,果我们能够找到它的话。这四周任何一处废墟都藏得下一部手提报机。我们得花几天时间才能找它。” 皮特低头看了一下阿马鲁,脸上毫无表情。“他知道藏什么地方。” 阿马鲁忍住疼痛,用充满恶意的黑眼睛瞪了皮特眼。“我们没有发报机。”他从咬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对不起,我不会相信你的话。你把藏在什么地方?” “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的。”阿马鲁歪着瞎。 “你宁愿死吗?”皮特冷摸地追问道。 “把我杀死,算是帮了我的忙。” 皮特那双绿眼睛就像高山上的湖水般冰冷刺骨“你奸污并杀害了多少妇女?”马鲁的脸上露出一丝轻蔑。“太了,我都记不清楚了。” “你想惹我发火,把你一枪毙了,对对?” “你为什么不问我杀死了多少孩子呢?” “你是在拿自己开心。”皮特举起那把点四柯尔特手枪,把枪口顶在阿马鲁腮帮子上。“杀了你?我觉得没多大意思。一枪打穿你的双眼会好些;这样除了你刚才所挨的那枪之外,你还会变成瞎子。” 阿马鲁装出一副傲慢的神态,但那双呆滞的眼睛中却流露出无法饰的恐惧。他的双唇明显地颤动一下。“你在吓唬人。” “弄瞎你的双眼之后,再砸碎你的膝骨,”皮特谈笑风生地着,“随也许要轮到你的耳朵,要不然就鼻子。如果我是你,看到对方占风时是会屈服的。” 阿马鲁看出皮特句句认真,绝无戏言,并意识到自己别无选择,于是终于坐了下来。“在庙宇以西50米处的一座圆形建筑中,你们会找到们所需要的东西。在入口的上方刻着一只猴子。” 皮特朝乔迪诺转过身。“带一名学生当翻译和离此地最近的秘鲁当局取得联。说明我们的位置。报告我们的境,并请求他们派一支军队来。这片废墟中或许隐藏着更多的匪。” 乔迪诺若有所思地看看阿马鲁。“如果我们用公开频率发呼救信号,这个杀人狂在利马的伙很容易就会接收到,并抢在政军之前派来一伙暴徒。” “政府军靠不住,”香依补充道,“府军中也许有几个高层军官参预此事。” “有钱能使鬼推磨嘛!”皮特意味深长地说。 罗杰斯点点头。“香侬说得对。这是宗古墓窃盗大案,其利润完全比上任何高层次的毒品走私。不管个事件的总策划者是谁,他肯定先买通政府官员,然后才开始行。” “我们可以用自己的频率与胡安取得联系。”香依提议说 “胡安?” “胡安·查科,他是我们这个考古计划的秘鲁府协调员。他在离这儿最近的一城市中负责我们的总后勤工作。 “他可靠吗?” “我想是可靠的,”香侬毫不犹豫地说,胡安是南美最受人尊敬的考古学之一,是安地斯文化研究方面首尸指的学者。他还在政府中负责察文物的非法挖掘与走私。” “听起来好像是我们的人,”皮对乔迪诺说,“找到发报机之后向他呼救,请他派一架直升机来把我们空运回我船上。” “我和你一道去,把米勒博士被杀的通知胡安,”香侬自告奋勇地说“此外,我还想观察一下庙宇周建筑物的结构。” “带好武器,多加小心。”皮特提醒他们说 “博士的尸体怎么办?”罗杰斯问,“我们可不能让他像横尸头的受害者那样躺在那儿。” “我也这么想,”皮特说,“把从烈日下抬进庙内,为他裹上几毯子,最后再把他空运到离此最的验尸官那里。” “把他交给我吧,”罗杰斯懊恼地说,“我能为他这样一位好人做这么点儿了。” 阿马鲁咧开西瓜丑陋的大嘴,忍住疼痛,大笑起来。“瓜,一群疯狂的傻瓜,”他讥讽说。“你们甭想活着离开PUeblo de los Muertos。” “Pueblo de los Muertos的意思是‘死亡之城’。”香侬翻译。 他们厌恶地瞥了一眼阿马鲁。在他们看来,他就像一条伤势重,已经没有力气立起身子发动击的响尾蛇。但是,皮特仍把他为一个危险人物,不想犯低估他错误。不过,他并不在乎阿马鲁中所流露出的那种古怪又自信的光。 其他人一走出房间,皮特立刻蹲到阿马鲁的身旁。66就一个处于你这种境地的人而言,你现得很有自信。。 “笑到最后的将会是我,”阿马鲁的脸部突因为一阵剧痛而扭曲变形,“你错误地闯入了一个强大组织的势范围。他们发起怒来是非常可怕。” 皮特满不在乎地笑了笑。一我以前也曾遇到过这种强大的团。” “你们在太岁爷头上动土,已经惹恼了索尔波马查科。们会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来保护己,哪怕这意味着整个省的彻底灭。” “你加入的这个组织;火气可真够大的。你怎么称呼它” 阿马鲁沉默了。惊吓和失血使他变得越来越虚弱。他非常吃地慢慢抬起一只手,指着皮特说“你会倒霉的。你的尸骨将永远在这儿与查查波亚斯人作伴。”的目光涣散,随后,他闭上眼睛昏了过去。 皮特看看香侬。“什么是查查波亚斯人?” “一群有‘云中居民’之称的土着。香依解释说,“他们属于前印加这种文化曾于公元800到1480年间在安地斯山区繁荣过,不过后来被印加入征服了。就是查查亚斯人为他们的死者建造了这一片造型精美的墓地。” 皮特站起身,摘下那个卫兵毡帽,扔到马鲁的胸脯上。他转身走进庙宇殿,花了几分钟的时间仔细观看查波亚斯人那些令人不可思议的艺品。当罗杰斯神色慌张地冲进时,他正在欣赏一个巨大的陶土乃伊。 “你刚才说把米勒博士的尸体留在哪儿啦?”当罗杰斯喘吁吁地问道。 “在外面石梯上面的平台上呀。” “你最好指给我看看。” 皮特随罗杰斯来到拱形入口的外面。他停下脚,盯着石头平台上的一滩血迹看一会儿,疑惑不解地抬起头。“把尸体移走了?” “如果你不知道,”罗杰斯和他一样感到迷不解,“我当然就更不清楚了。 “你到庙宇周围找过吗?也许他掉……” “我派了四名学生到下面找了一遍。他们没有发现士的踪迹。” “会不会是哪个学生把尸体搬走了?” “我查过。他们和我一样百思不解。” “死尸不会自己站起来走掉的。”皮特语气平淡地说。 罗杰斯向庙宇四周望了望,又耸了耸肩“但是这具尸体似乎就能做到这点。” ------------------ 第七章在查查波亚斯—辆被当作此次古计划总部的长方形旅行食宿中,空调器嗡嗡地转动着,把阵阵凉爽干燥的空气吹散到房的各个角落。一个人斜躺在皮发上,他可是要比那些身陷“亡之城”的男男女女们舒适许。此人就是胡安·查科。他懒洋地躺在那儿,手中端着冰镇酒和汽水。然而,当一个声音安装在驾驶室后墙上的无线电音器里传出来时,他猛然坐起神志立刻清醒起来。 “圣约翰呼叫圣被得,”那声音既高清晰,“圣约翰呼叫圣被得。在吗?” 查科急忙走到豪华旅行食宿车的另一端,按了一无线电对讲机上的接收按钮。我在这儿听着呢。” “打开录音机。我没时间重复我的话或者详细解释这儿的情况。” 查科表示同意,打开了录音机。“我已做好接收准备。” “阿马鲁和他的手下已被人制,成了俘虏。他们现在正被那考古人员看管着。阿马鲁挨了枪,可能伤得很重。” 查科的神情一下子严峻起来。“这么可能呢?” “美国国家水下海洋局派来的一个人听到了的紧急呼救信号,不知用什么法从石灰岩洞中逃了出来,并随阿马鲁和那些人质到了山谷的庙宇。在那儿,他把我们高雇用来的那帮杀手统统给制服。” “是什么样的家伙,竞能干出这等事来?” “一个非常危险而且足智多谋的家伙” “你没事吧?” “目前还没事。” “这么说,我们把那些考古人员从我们的收地吓走的计划已经失败了。” “而且失败得很惨,”呼叫者回答说,“凯尔西博士一看到些等待装船运走的工艺品,立就会猜出我们的计划。” “米勒的事呢?”“他们一点儿没怀疑。” “至少此事进行得还顺利。”查科说。 “如果你能在他们离开山谷之前派一支部队,”那个熟悉的声音释说,“我们就可以挽救这项动。” “我们原来就没打算伤害那些秘鲁学生,”查科说“来自我们国人的强烈反应会断我们之间的进一步合作。” “太晚了,我的朋友。他们已经意识到这番痛苦经历是由一窃盗集团所造成的,而非‘阳道路派’的恐怖分子所为,所我们绝不能让他们把所见所闻布于众。除了干掉他们,我们无选择。” “如果你当时能阻止凯尔西博士和罗杰斯下潜那个圣潭中,这一切就都不会生。” “又不能当着学生们的面大开杀戒,我没办法阻止们。” “发出求救信号是一个错误。” “并不是错误,因为当时我们希望能避免你们府的认真追究。如果不采取适的急救措施‘他们被溺死一事会让人生疑。我们可担不起把尔波马查科暴露于众目睽睽之的责任。再说,我们当时怎么道会突然冒出一个美国国家水海洋局来呢?” “说得也对,真不是可思议。” 查科一边讲话,一边目光茫然地凝视从“死亡之城”挖出来的一尊小的长有双冀的美洲虎石雕像“我将安排我们从秘鲁军队中募来的佣兵在两个小时之内乘升机抵达‘死亡之城’。” “你信得过负责此项任务的指官吗?” 查科笑了笑。“如果我不信任自己的弟弟,还能任谁呢?” “我以前从不相信死人会复生。”皮特站在那盯着平台上的一滩鲜血,“平下面是通向谷底近乎垂直的石。“这是我生平第一次遇见这事。” “他是死了,”罗杰斯断然地说,“阿马鲁一枪射他的心脏时,我就站在他身旁就像现在我离你这么近一样。溅得满地都是。你刚才也看到躺在这儿了。你不能怀疑博士经死去的事实。” “我当时没有花时间检验尸体。” “好吧,但你怎么解释从博士被的房间一直延伸到这儿的血迹?流出的这些血肯定有1加仑。” “差不多有一品脱吧,”皮特若有所思地说,“你太夸了。” “你想想,从你把那个卫兵打昏,然后释放那些学,到他们赶来把那家伙捆绑起,他的尸体在这儿躺了多久时?” “4分钟,也许是5分钟吧。” “在那么短的时间中,一位67岁的死者怎么能从坡度为75度,有200个窄细台阶的石梯上一蹦一跳地饱下呢?这些台阶一步只能跨一个否则非摔倒不可,而他竟一滴也没流就踪迹皆无了。”罗杰摇摇头,“大魔术师胡迪尼(译注:哈里·胡迪尼原名艾里·斯,美国着名魔术师)也会嫉妒得脸红的。” “你肯定那是米勒博士吗?”皮特沉思地问 “当然是米勒博士,”罗杰斯疑惑地说,“你认为他会是呢?” “你认识他多久了?” “我听说他的名字至少有15年了。但个人接触仅仅是5天前。”罗杰斯盯着皮特,仿他是个疯子。“喏,你这是捕捉影,胡乱猜测。博士是世界最着名的人类学家之一。他对洲文化的研究与里基对非洲史史的研究一样成就辉煌。他曾包括《斯密生》(编注:Smithsonian,由英国科学家詹姆斯·斯密生捐款创建的究机构所出版的月刊)和《国家地理》在内的几十种杂志上发过上百篇附有他本人肖像的文,也曾在多部有关早期人类的众服务电视记录片中露面并担解说。博士不是一个隐士,他欢宣传自己。他的面孔许多人很熟悉。” “我只是猜测,”皮特耐心地解释说,“并不采取什么激烈的阴谋去制造骚——” 他打住话头,因为他看到香依和乔迪诺绕过庙宇的形基座飞奔而来。虽然他站在么高的地方,但仍能看清他们上焦虑不安的神态。他一直等乔迪诺爬了一半的石梯之后,大声地询问他们。 “是不是有人赶在你们前面到了藏发报的地方,把发报机给砸碎了? 乔迪诺停住脚步,倚在陡峭的石梯上。“不对,”他喊道“它不见了,不知被什么人拿了。” 等香侬和乔迪诺爬到石梯上面的平台时,已经累得喘吁吁,满头大汗了。香依用张柔软的面纸动作优雅地擦着,似乎所有的女人在最关键的刻都能拿张面纸出来。而乔迪只是用已经湿透的衣袖用力地着前额。 “无论是谁建造了这个地方,”他气喘吁吁地说“都应该装上电梯。” “你们找到放发报机的那个墓穴了?”皮特问。 乔迪诺点点头。“找是找到了,但这些家伙不好对付。那个墓穴简直就像请专门公司装修的。里面的各野外作业设备都是最高级的,至还有一具为冰箱供电的手提发电机。” “发报机不见了?” 乔迪诺又点点头。“把发报机拖走的那只老鼠竟然不不忙地砸碎了近四箱的六瓶装质啤酒。” “是秘鲁产的啤酒吗?”罗杰斯疑惑不解地问 “我可以让你看看碎酒瓶上的标签,”乔迪诺咕哝道,“人想把我们褐死。” “隘口那边就是一片丛林,因此不必这种事。”皮特微笑着说。 乔迪诺盯着皮特,但没有笑。那么,我们怎么和海上取得联呢?” 皮特耸耸肩。“这些盗墓贼的发报机不见了,我们升机上的那部也已变成了一团士奶酪——”他停下来,转身罗杰斯,“你们在石灰岩洞营的联络系统怎样?” 这位摄影师摇摇头。“阿马鲁手下的个家伙把发报机打成了一堆废,跟你们的没什么两样。” “不要说了,”香依沮丧地说。我们非得步行30公里,穿过那片原始森林,赶到位于石灰洞的营地,然后再走90公里去查查波亚斯吗?”“若查科意到与考古计划的人员完全失去系之后,也许会担心。他会派支搜索队来找我们的。”罗杰满怀希望地说。 “即使他们能到‘死亡之城’来找我们,皮特慢条斯理地说,“也为时晚了。他们赶来之后所能看到只是横躺在废墟四周的一具具体。” 所有人都疑虑而又好奇地扫了他一眼。 “阿马鲁声称,我们扰乱了一个强大的体的计划,”皮特接着解释,他们绝不会让我们活着离开这山谷,以防我们把他们盗窃文的行径揭发出来。” “但如果他们打算杀掉我们,”香依有把握地说,“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儿来呢?他们本可以把们一个个打死,然后把尸体扔石灰岩洞里去呀。” “他们这样做无非是想让这次行动看来像是由‘阳光路派’所发动一次袭击。他们可能想玩一场人质勒索赎金的游戏。如果秘政府或你们在美国的学校当局或者是这些考古系大学生的家为使你们获释而支付巨额赎金话,那就更好了。他们会把赎当作非法走私所得利润的一份利,然后把你们统统杀光。” “这些是什么人?”香依大声问道。 “阿马鲁提到他们时将其称之为索尔波马查科,谁道这译成英语是什么。” “索尔波马查科,”香依重复道“是当地古代神话中的一条神,相当于希腊神话中的美杜莎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民间传说索尔波马查科描绘成了一条居在洞穴中七头毒蛇。有一则神则宣称,它就在‘死亡之城’。” 乔迪诺毫不在意地打了个哈欠。“这听起来就像是一以来自地球深处的怪兽为主角鳖脚电影脚本。” “更可能是一种巧妙的文字游戏,”皮说,“它可能是一个国际窃盗织的代名词,这个组织的黑手经深深地插入文物黑市之中。 “这条毒蛇的7个脑袋可能代表着这个组织的幕后主使者”香依提示说。 “或者是7个不同的活动基地。”罗杰斯充道。 “既然我们已经解开了这个谜,”乔迪诺讥讽地说“我们为什么不赶在苏族人和安族人冲入隘口向我们进攻之离开这个鬼地方,朝石灰岩洞发呢?” “因为当我们赶到那儿时,他们会正在那儿等着们,”皮特说,“我认为,我必须待在这儿。” “你真的认为他们会派人来杀死我们吗”香侬问,她的表情与其说是惧,还不如说是气愤。 皮特点点头。“我以我的养老金担。无论是谁拿走了发报机,一会向上面报告我们的行踪。我,他的同伙会像一群发疯的大蜂般朝向我们这个山谷扑来…”他停了一下,看了看表,接说,“时间大约是一个半小时后。他们来到之后会打死任何样稍微有点像考古人员的人。 “想到这一点,可真让人害怕。”香侬咕哝道。 “依我看,用6把自动步枪加上德克的手枪去抵挡一支由24名匪徒所组成的装备精良部队,我们最只能撑个10分钟。”乔迪诺神情忧愁地说。 “我们可不能待在这儿与全副武装的罪犯们量,”罗杰斯抗议说,“我们都会被杀死的。” “还要考虑到那些孩子的生命安全。”侬说,她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 “趁我们还没有被悲观情绪所吞没,”皮特轻松地说,佛他在这个世界上无牵无挂似,“我提议,把所有人都集合来,离开这座庙宇。” “然后呢?”罗杰斯问。 “首先,我们四处寻找一下阿马鲁起飞机的地点。” “为什么?”乔迪诺眼珠一转。“我知道要干什么。他又在制定一项不手段、只重结果的计划。” “这计划不怎么复杂,”皮特心地说,“我认为,当那些杀着陆后在废墟中四处搜寻我们,我们不妨借用一下他们的直机,飞往离此最近的一家四星饭店,痛痛快快地洗个热水澡” 大家都沉默了,谁也不相信他的话。他们睁大眼睛,盯皮特,仿佛他是外太空来的一。乔迪诺第一个打破了这种由惊所导致的沉默局面。 “你们瞧,”他咧开大嘴笑起来,我刚才不就是这样说的吗?” ------------------ 第八章印加宝藏 作者:克莱夫·卡斯靳 译者:邹惠玲主要人物简皮特已经疲不堪了,但无法歇息。又穿越了四瀑布。幸运是,比起那差点把他和迪诺摔死的瀑布,这四瀑布的落差没那么大,势也没那么恶,其中最的落差是两尺。奔腾咆、浪花飞溅河水中岩石错,已经残不堪的颠簸无所畏惧地群岩间穿梭成功地冲过重暗礁,继着它那艰苦航程。 最令皮特头痛是那些激流涌的河段,们大多非得皮特折磨够之后,才会恩让他驶进段畅通无阻水势平衡的面,给他几钟喘息的时。在剧烈的击下,他似觉得有无数小人儿正在干草叉戳自的肉。不过疼痛也有一很好的作用那就是可以他的感觉更敏锐。他诅这条河,认它还留有最辣的一手,等着要彻底碎他孤注一的逃生梦想 激流把船桨从他手中走了,不过未造成多大损失。残破气垫船上装50公斤的设备,再加上自身的重量要想划着船右急转,避暗中迎面扑的石块,是当困难的,其是他不得用单手划桨就更不可能。他太虚弱,只能无力抓住船内的定带,听任流挟着他前。 气垫船撞上了一块利的岩石,薄的船体被开了一道裂,又有两个室破开了。垫船几乎变一个松垮垮气囊,皮特在里面,一身体浸到了里。令人惊的是,他右竞还死死地住那把手电。由于几次着扁掉的小游过灌满水通道,到了一头开阔的洞之后才为好的气室充,因此他已用空了3个氧气筒,而第罐也快用光。 皮特从未得过幽闭惧症,但在无穷无尽的暗空间里,大多数人都难不产生恐情绪。他一在险情四伏水中无依无地漂行着,边自哼自唱自言自语,免使自己产恐慌。他用电筒照照自的手和脚,于长时间浸在水里,它已变得像皱巴的干梅子 “有这么多的水,我不用担心的是脱水。”对着潮湿无的岩石喃喃道。 他从透明的水潭漂过。水潭周全是坚硬石块,潭底深得连用灯都无法看清。如果旅游经过这个地时会怎么样,他在内心味着这个念;他想,真憾;人们无到这里采游,来看看这千奇百怪的晶洞穴。既现在这条河经被发现,许可以开凿条通道,让们进来研究些地质奇观 他尽量想留住那3把手电筒,但它的电池一个一个地用完,他只好把们从船边扔。他估计,最后一把手筒最多也只用20分钟了,到那时,狱般的黑暗将永远地笼住他。 他那疲惫的脑在思考着。阳光蓝天下竹筏顺激流下,叫作白泛舟,那么自己这种漂就可以称为水泛舟了。个想法听起很好笑,使不由得咯咯笑了起来。的笑声传进个巨大的侧,引起了上种令人毛悚的回音。要是知道这声来自他自己他恐惧要吓灵魂出窍了 在这种完全陌生的环中,皮特连不断地穿过道道弯弯曲如恶梦般的穴迷宫,他直要认为这上除了洞穴外就不会再别的地方了他已经完全失了方向感“方位”这个字对现在他来说,仅只是个字典的词而已。于岩石中隐大量铁矿的响,他的指针已经失灵。在这种迷方向、远离上世界的情下,他几乎开始怀疑自的神经是否常了。只有电筒的光线照出的各种观景象,才使他感觉到己尚未丧失智。 他强迫自己做些维游戏,以来控制自己思绪。他力记住所有新现的山洞和道以及河流弯的详细特,这样当他还到阳光下后,就能对人描述一番但它们实在太多了,他麻木的脑子只能留下几特别失动的象。不仅如,他还发现前的当务之似乎是设法气垫舱浮在面上。又一气室被撞破,正在嘶嘶气,浮力越越不足了。 他迟钝地盘算着,我走多远了?到头还剩多少程?他昏沉的脑袋无法自己苔案。已经丧失了饿感,厚厚牛排或上等肌肉再配上瓶啤酒的这念头从未在的头脑中闪过。他那遍鳞伤、筋疲竭的身体所出的远远超了他自己的像。 残破的气垫船撞了没入水中洞顶。小船着转,碰撞岩石,最后冲出暗河的流,轻轻地一片浅滩上了浅。皮特在半舱水里两脚搭在船。他实在太了;已经没力气背起最一个氧气筒为小船放气然后再拖着游过灌满水通道了。 他不能昏过,现在千万能,他还有长的路要走他深深吸了口气,喝了口河水。他索着找到保瓶,把它从子上解下来喝完了最后点咖啡。在啡因的作用,他的精神作了一些。把保温瓶扔河里,看着漂在水上击着岩石。它浮力太大了无法漂到另侧。 手电筒幽幽发出丝暗光。为节约电池里余的那点电,他关上手筒,躺了下,凝视着令窒息的黑暗 疼痛感已经不复存在他的神经末已经封闭,个身体都麻了。他不愿失败的念头入自己的头。有那么几钟,他拒绝信自己无法到地面上去忠诚可靠的簸号已经把送出了这么。不过,要再破一个气的话,他就得不把它扔,独自前进。他开始集自己正在衰的精力,准应付前面的程。 有什么东西突然起了他的记。他闻到了种气味。他是怎么形容味的?气味触发一个人脑中的往事他深深吸了气,努力不这种气味溜,以便使自能回想起为么对它感到么熟悉。他了舔嘴唇,辨出了一种来没有的味。是盐,咸的味道传遍他的全身。 这是大海的气息。 他终于到达了下暗河的尽,外面就是利福尼亚湾 皮特猛然瞪大眼睛,一只手举到自己的鼻尖。他看不清指,但却能辨出一个模糊糊的阴影在地下世界恒的黑暗里这本来是不有的情形。盯着水中,觉出了一个淡的倒影,线从前面的道中渗了进。 一旦发现阳光就近咫尺,皮特求生欲望便立刻高强起。 他从颠簸号里爬出,思考着自目前所6面临的两个最严的危险——海面的潜水离和潜水夫。他查看了下氧气简双阀门上的压计。压力强每平方寸八五十磅。假他保持镇定慢呼吸,不分用力的话这些气体可他前进大约300米。如果在这些气体完之后,仍水面很远的,那他也不担心会得潜夫病了,因到那时,恐他已经淹死。 他在漫长的航程中定期地查看度计,知道部分充满空的岩洞内的压只比外面大气压稍微一点。所以虽然担忧,并不十分害。在潜过通之间的水洞,他的下潜度极少超过30米。如果碰到同样的情,他只需小翼冀地把上速度控制在分钟18米,就可以避免潜水夫病。 无论前面有什么障碍,既无法退回,也不能待原处不动。别无选择,能前进。这对他残存的力以及意志的最后一次验。 他还没有死,他活着吸尽氧筒里的最后点空气,即到了那时,也仍要奋力进,直到肺爆裂。 他再次检查了遍设备,打双重阀门,低压软管接浮力补助器。接着,他上氧气筒,上快速解扣,迅速吸了气,确认空调节器仍然常。一切都备就绪了。 由于丢失了潜水面罩,他在水中看西变得模模糊,不过,要朝着有光地方游就行。他用牙咬空气调节器咬嘴,鼓足气,数出了一、二、三。 是上路的时候了。最后一次潜水中。 他用赤脚轻轻拍打着水,不得拿自己一切去换回失的蛙鞋。下,向下,道在他前面下延伸着。游过了30米、40米。当他游过50米后,便开始心起来,因靠压缩空气水时,在60米到80米之间会有一道形的界限,水者一旦越了这道界限就会变得像醉汉,失去维的控制能。 他的氧气筒与通道壁的岩石摩着,发出怪刺耳的响声在穿越了几置他于死地大瀑布之后他扔掉了重带,再加上那破烂潜水上的尼奥普合成橡胶,他在潜水时浮力很大。了避开摩擦他蜷缩起身,往深处潜。 皮特仿佛感觉到,下倾斜延伸岩洞似乎永尽头。深度指向了75米。终于,激带着他转过通道的尽头上升的坡度平缓,但这情况并不理,皮特更希能直接升出面,以减少间的距离,而节省越来少的压缩空。 光线渐渐地明亮起。不用借助电筒那奄奄息的微光,也能看清潜表上的数字。橘黄色的盘上,指针着5点10分。这是在清,还是在下呢?自己已了多长的时了?他记不是10分钟还是50分钟。他的脑子在钝地寻找着案。 碧绿清澈的河水得越来越蓝越来越不透了。激流的量开始减弱他上升的速慢了下来。面远处出现一道微光,终于来到了海交界处。 他现在是在海湾里了。已经游出了道,游在科斯海里。皮向上望去,见远处隐约现着一道影。他最后看一眼压力计指针在零字颤动着。他空气已几乎光了。 他没有一口把气吸完,而把这仅剩的点空气充进浮力补助器这样,假如因缺氧而昏时,补助器会慢慢地带浮上水面。 最后的一口空气对他的部几乎没有用,于是他松身体,一口一小口地外呼气,以偿从深水处浮时下降的力。随着气的嘶嘶声,气调节器扁下去,他肺是一点空气没有了。 水面看上去像很近,仿一伸手就能到一样,但时他的肺开像火燎般地受。水面只一个歹毒的影,实际上他还有20米之遥。 当他感觉到仿有一条巨大橡皮带紧紧勒住他的胸时,他的双踢得更用力。很快地,吸到空气成他惟一的愿,而黑暗也始从眼角渗他的眼里。 有样东西缠住了皮特,碍了他的上。由于没戴水面罩,他视线模糊,法看清究竟什么东西缠了自己。他能地胡乱踢着,想解脱来。他的大也嗡嗡直叫仿佛在发出议。就在黑即将笼罩住头脑的那于间,他感觉自己正在被向水面。 “我钓到了条大的!”·哈根快活嚷着。 “你钓到了马鱼?”见到夫的鱼竿弯像个问号,莱儿兴奋地道。 “不像马林鱼挣得那么厉害”乔一边喘,一边拼命着线轮把手“这条鱼死沉沉的。” “你可能已经把它拖死。” “拿鱼叉来。它上要露出水了。” 克莱儿飞快地两个钩子上下鱼叉,像着一支长矛地把它从船伸了出去。我看见了一东西,”她喊道,“它上去又黑又。” 接着她恐怖地尖了起来。 在丧失意识的那一刹那皮特的头露了水面。他掉调节器咬,长长地吸口气。他已有两天没见阳光了,而在从水面上射过来的阳却照得他眼一片昏花。眯着眼,狂地注视着突出现在眼前万花筒般的丽色彩。 解除忧虑后宽慰,生存来的喜悦,成大业后的足——这一的一切都一涌上了他的头。 一阵女人的尖叫传进了他的朵。他抬起,看见一艘蓝色的小艇在浪峰上,两个人面色白地站在船呆呆地望着己。这时他意识到自己来是被鱼线住了。一样西轻轻拍打他的脚。他住鱼线,把条还不及他掌长的小鲔拉出了水面这条可怜的鱼嘴里插着根硕大的鱼。 皮特小心冀翼地把夹在腋下,那只未受伤手轻轻拔出钩。随后,凝视着鲔鱼又小又亮的睛。 “喂,图图(译注:儿童剧《兹图历险记中的小狗,故事的主人一起历险)。”他欣喜若地说,“我到家了!” ------------------ 第六十章主要人物简介 神秘入侵者 大灾难 第一部 遗骸与王位 1998年10月10日 秘鲁安地斯 第01章第02章第03章第04章 第05章第06章第07章第08章 第09章第10章第11章第12章 第13章 第二部 寻找圣母号 1998年10月15日 秘鲁,卡 第14章第15章第16章第17章 第18章第19章第20章第21章 第22章第23章第24章 第三部 死神雕像 1998年10月22日 华 第25章第26章第27章第28章 第29章第30章第31章第32章 第33章第34章第35章第36章 第37章第38章第39章第40章 第41章第42章第43章第44章 第45章第46章第47章 第四部 1998年10月31日 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亚 撒旦 第48章第49章第50章第51章 第52章第53章第54章第55章 第56章第57章第58章第59章 第60章第61章 尾声 归国 1998年11月4日 下加利福尼亚,圣菲 第62章




最新章节:逆时针航海线

更新时间:2021-04-14

最新章节列表
峦作品网盘
倾城笑冷宫弃妃下载
悠游100年下载
大商帝辛
嫁入冥界
赤城
美人夜妆下载
至尊狂妃蛇王太霸道
爱上玄武
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正能量
第2章 沧月羽傀儡之城
第3章 穿越清朝重生为龙
第4章 狂后倾天下下载
第5章 军火王的亿万情人
第6章 重来 听见你的声音
第7章 大侠龙卷风下载
第8章 露玖与兽耳与少女
第9章 女配逆袭之美人有毒
第10章 管理十诫
第11章 当庄花穿成西门吹雪百度云
第12章 苏青
第13章 青楼小妾
第14章 绝世唐门4
第15章 煞妃嫁到下载
第16章 拍卖boss一块一
第17章 通吃岛外传
第18章 重生农妇与屠夫百度云
第19章 血嫁全本
第20章 养女小兮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7430章节
励志成功相关阅读More+

血战藏南

皇元之

最皮玩家水兵洛书包网下载

齐铭轩

不要个脸

贲铄然

少妇美红的故事

赫连艳青

容华似瑾微盘

那宝丹

天涯行歌

干振声